吕 伟

(新疆财经大学法学院 讲师)


相信大多数球迷对于球员转会这一概念并不会感到陌生,听到这一词汇人们反而会兴奋。因为他们知道获得自由身的球员,将在今夏或今冬(冬夏两个转会期)的球员转会市场,去往出价合理而又心仪的球队效力。如果看过电影《点球成金》,你一定不会忘记奥克兰棒球俱乐部总经理比利·比恩在棒球转会期,利用经济学中的成本与效益分析法,将俱乐部塑造成了美国棒球战绩史上的超级“黑马”。因为他花了最少的钱买球员,却赢得了最多的比赛。而他的俱乐部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成功,前提就在于,球员能够在转会市场自由转会。


电影叙述的球员自由转会制度,令人印象深刻。因为获得自由身的球员,在市场交易中,不需要任何额外的交易费用,便会被配置到能够发挥其最大功效的球队,而作为公共管理者的联盟或协会,并不会利用行政性权力予以外部干预,所以球员自由转会的交易费用没有额外成本。但是,这种转会制度可能仅存在于电影之中,现实与理想总会存在差距,尤其是职业体育制度初步建立的中国,球员不但难以转会,甚至不能转会。这样说,并不是因为我国不存在球员转会制度,而是球员为转会付出的成本实在太高昂,以至于球员无力或无法转会。


这两天CBA总决赛上,辽宁队剑指总冠军气势如虹,而其队中属郭艾伦最为星光耀眼。可是在郭艾伦耀眼的光环之下,也有其暗淡的一面。去年成为自由身的郭艾伦,原本有希望转会希腊百年豪门帕纳辛奈科斯俱乐部,但辽宁体育局的一纸人事关系,斩断了郭艾伦转会欧洲豪门的梦想。郭艾伦转会与辽宁体育局何干?这不得不从职业球员的培养说起。因为CBA成立之初,各俱乐部并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和能力来培养自己的青年队员,所以,多数俱乐部都是和当地体育局直接或间接挂钩,从而实现梯队的培养。也正是因为如此,球员与俱乐部之间尽管合同到期,但作为体制内培养出的运动员,还存在着一份与体育局的人事关系,所以,球员想实现真正的自由,必须经地方体育局点头才能通过,而各地方体育局作为俱乐部的主管部门(娘家人),又怎会轻易让一名具有价值的球员随意转会。尽管郭艾伦有一百个不愿意,但这纸人事关系是他无法绕过去了一个“坎”。


郭艾伦难以自由转会在于体制这道“坎”,而他的总决赛竞争对手四川金强队球员吴楠,则是无法迈过合同关系这道“坎”。吴楠原本是江苏南钢队的年轻球员,在离合同快要到期后,因薪金和待遇无法与江苏队达成一致,便没有继续与江苏队续约,江苏队为让吴楠屈服,便利于上场制度和注册制度限制吴楠,而硬汉吴楠为求自由转会,则通过不与俱乐部注册两年的自我休克疗法,换得成功自由转会四川金强。吴楠案发后,篮协发现了其制定的统一制式合同存在漏洞,于是立刻补漏,在《中国篮球协会赛事注册管理办法》第45条第2款规定:“对于运动员在合同期内为跳槽到另一俱乐部而采用单方面不予俱乐部注册等方式而停赛两年,以求获得自由球员资格的做法,中国篮协不予支持。”就此来看,尽管球员获得自由身后,有选择是否签约的权利,但篮协以制度干预球员自由转会的方式,再次为球员转会套上了“枷锁”。在这种转会条件下,球员若想实现真正自由转会,难于上青天。


有人会说,球员为何不寻求司法救济,或体育仲裁,以此来现实自由转会,他们有权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的权益啊?但是,请记住这种实现“权利保护”的话语,可能会有助于展示情绪和激发共鸣,但对于问题的解决却无济于事,因为实现公平、正义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法律作为政府提供的公共资源,也需要考虑成本。


体育行业有其自身的管理秩序,这种秩序的建立需要行业自身投资(监控和惩罚),以实现平衡与稳定,达致有效控制。而国家面对这种已经稳定的秩序只会“消极默认”,不会“主动介入”,因为介入就要运用公共资源,就要付出成本。如果国家冒然、任性的干预到球员转会案件之中(主要采取的做法是通过立法和司法手段进行干预),就需要在体育行业投资的基础之外追加公共资源进行强化控制,但这两种手段的成本都非常高昂,所以,理性的国家都会限制法律的调整范围,一般不介入体育行业的自治范畴,以此来避免立法和司法成本攀升,导致公共资源和财政预算的沉重负担。其次,体育行业内部的纠纷解决方式,多数情况下比立法介入和司法诉讼的运作成本更低,因此,默认体育领域的自治,使之成为“法律不介入之地”,反而会降低社会控制的总成本。最后,既然体育自治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社会控制功能,那么,即使法律不管,该领域内的“法律规范”也仍然会起到定纷止争的作用。也正因如此理性的国家必会对这些领域采取无为而治。所以,国家对于球员转会,不会轻易介入。尽管目前来看,民众希望政府有为而治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但理性的政府,从没有被感性所遮蔽双眼。


相比国内球员而言,外援的转会则不受人事关系的限制,一般而言,外援只需要按照合同规定,完成其力所能及之事,在合同到期后便可实现自由转会。所以,纵观刻下我国职业体育领域,能够自由转会的球员,除了为数不多的俱乐部球员外,外援转会真正做到了自由转会。而外援高薪水、低转会的成本,无不让国内球员羡慕不已。这也难怪,同样一起打球,你是带着“镣铐”在投篮,人家是自由投篮,不比你“准”才算怪嘛。


(原载于《经济学家茶座》2016年第72辑)


给运动员注射兴奋剂是否构成故意伤害
球员意外身亡,俱乐部该如何处理?

上一篇:

下一篇:

球员转会的经济成本

体育法学者律师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