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回顾

2016年12月10日,“2016建发厦门(海沧)国际半程马拉松赛”在厦门市海沧区举行。吴某当日佩戴“李某 F12530”的号码布进入赛道参跑,在通过终点后不久摔倒在地,最终死亡。吴某家属将赛事运营方和转让号码布者李某上法庭,要求连带赔偿吴某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123万余元。2017年9月21日,福建厦门市某区人民法院认定,两被告无须对替跑猝死者的死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事件评论


抛开本案中法院的认定理由不谈,就马拉松赛事组委会是否对蹭跑者承担安全保障义务问题,笔者认为,赛事组织者对马拉松蹭跑者不负安全保障义务。理由如下:

首先,马拉松赛道不是公共场所。

马拉松赛事所用场地是全封闭道路特别是赛道沿途比赛进行所到之处全部被封闭,并设有安保措施,禁止任何非参赛人员进入赛道。从这个意义上说,马拉松赛道并不属于公共场所,不符合安全保障义务承担的条件。

其次,参赛主体特定。

负有安全保障义务的对象是不特定人群。而进入马拉松赛道并进行跑步的参赛者是通过赛事组织者的官方渠道报名并获得批准,从而获得参赛资格,在预先确定的时间、地点和路线,从规定的起点进入赛道参加比赛。也即参赛主体的特定性。因此,马拉松赛事的参赛者是确定的人群而非不确定人群。

最后,赛事组织者仅对参赛者负有安全保障义务。

赛事组织者对参赛者的安全保障义务是来自于合同。赛事组织者为所有的参赛者提供医疗、保险、饮水、安保等服务,最大限度地保障赛事的圆满举办和顺利运行,以确保参赛者的人身安全。

此外,赛事组织者也尽到了自己的义务。

为了保障赛事的顺利运行,赛事组织者无论是赛前、赛中和赛后均采取了各种安全防范措施,以避免或降低危险的发生。尽到了自己的安全保障义务。即使对蹭跑者没有义务,但是赛事组织者对蹭跑者也采取了相应的救护措施,因此,从这个角度分析,赛事组织者也不承担侵权责任。

(END)


作者:朱文英

潍坊学院  教授

研究方向:民商法、体育法



用法律捍卫权利: 代理亚冠联赛“空场”处罚案件有感 | 2017体育法热点评论
青岛国际马拉松兴奋剂违规,业余跑圈绝非不法之地 | 2017体育法热点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马拉松赛事组织者是否应当对蹭跑者承担安全保障义务? | 2017体育法热点评论

热点评论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